<acronym id="bishi"><listing id="bishi"></listing></acronym><acronym id="bishi"><listing id="bishi"><s id="bishi"></s></listing></acronym><button id="bishi"></button><s id="bishi"><object id="bishi"></object></s>
<th id="bishi"></th><nav id="bishi"></nav>
  • <em id="bishi"></em>

    北京福彩网北京福彩网官网北京福彩网网址北京福彩网注册北京福彩网app北京福彩网平台北京福彩网邀请码北京福彩网网登录北京福彩网开户北京福彩网手机版北京福彩网app下载北京福彩网ios北京福彩网可靠吗
    理工要聞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新聞 >> 理工要聞 >> 正文

    《光明日報》【光明訪名家】欄目專訪中國科學院院士、我校采礦工程專業趙陽升教授

    發布時間:2020-05-16來源:黨委宣傳部 作者:光明日報點擊率:

    5月17日出版的《光明日報》在頭版重要位置刊發【光明訪名家】欄目,以“趙陽升:把創新成果融入采礦工程領域”為題對中國科學院院士、我校采礦工程專業趙陽升教授進行了專訪。

    趙陽升是太原理工大學采礦工程專業教授,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理論與實踐的開拓者,2019年11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采訪中,記者通過與趙陽升院士面對面交流請教、深入實驗室挖掘了解科研背后的故事,向廣大讀者展示了一名科學家的嚴謹認真,以及他當選院士后要把時間留給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一心一意為黨工作、為人民服務的崇高使命追求。

    現將全文轉載如下,以激勵和引導全校青年師生傳承發揚院士根植三晉、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科研精神,踏實勤奮、持之以恒做好科研學術工作,為建設高水平國際化創新性一流大學增添智慧和力量。

    【光明訪名家】

    “有什么問題,你先提出來,我記下后一一作答。”面對記者,中科院院士趙陽升的第一句話就體現了一名科學家的嚴謹認真。

    趙陽升是太原理工大學采礦工程專業教授,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理論與實踐的開拓者,2019年11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院士的選任是對我和我的團隊過去工作的肯定,同時也是我承擔更大責任的起點。我要把時間留給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一心一意為黨工作、為人民服務。”

    “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就是在原來的位置,改變礦體的性質,把固體的礦物變成液體或氣體,這樣就更容易開采出來。”趙陽升接著解釋,原位改性流體化采礦理論體系好比一棵大樹的樹干,煤礦、鹽礦、油頁巖、干熱巖地熱開發等一系列能源開發利用的科研成果就如同樹干上長出的茂盛枝丫。按照技術科學發展規律,這棵枝繁葉茂的“大樹”將在5到10年內實現工業化。“這個研究是全新領域,沒有先例可以學習借鑒,但會對采礦工程學科發展和技術突破產生深遠影響。”趙陽升說。

    在趙陽升的指引下,記者來到實驗室。1300多平方米的實驗室就像一個大的車間,到處都是大型設備。趙陽升走到角落里一臺略帶銹跡的設備前,深情地說:“這是我們自己動手加工制作的一套‘油頁巖原位注蒸汽熱解中試系統’,真實地記錄著科研的全過程。”趙陽升團隊是從2004年開始進行油頁巖原位熱解開采研究的,這套系統是2015年進行中試后專門保留下來的。把高溫蒸汽通過設備注入巖層,使油頁巖層中的“干酪根”熱分解后形成油氣,就可以通過低溫蒸汽或水攜把分解的油氣資源帶回地面。趙陽升說,這項技術將帶來油頁巖開采技術的革命,被認為是最具工業前景的中國技術。

    “20世紀90年代,在一本雜志里看到了干熱巖地熱資源的相關內容,給我啟發特別大。這樣的資源說不定將來會成為人類永恒的能源,或成為重大的接替能源。”1999年受聘成為中國礦業大學的“長江學者”后,趙陽升想著“要開拓一個新的研究方向”。于是,他盯上了干熱巖地熱開采。2005年,他承擔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高溫巖體地熱開采基礎研究,建立了高溫巖體地熱開采的變形—滲流—傳熱的耦合理論,提出了斷層模式的干熱巖地熱開采新方法和一系列利用地質體原始組構及構造建造干熱巖地熱開采的人工儲留層的理論。

    “高校科學研究,要盯緊國民經濟發展中久攻不下的課題,一項技術的突破,就可以帶動多個相關產業發生顛覆性進步。”采訪中,趙陽升談的內容一是科研,二是人才培養。在他的團隊中,現在是“60后領銜,70后擔綱,80、90后負責具體操作實施”,形成了一套完備的人才培養、儲備體系。在人才的培養上,趙陽升還特注重學生動手能力的養成。他要求學生在關鍵核心的技術上,必須能親自操作。

    趙陽升這樣要求學生,是他近40年的工作實踐中總結出來的最有效的方法。“最初我跟著靳教授下礦井,一步步熟悉井下工作,也了解到山西在煤炭開采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趙陽升說,“要解決這些問題,光在實驗室里做研究可不夠,必須走到井下,去發現并認識深埋在巖石里面的規律。”趙陽升口中的靳教授,就是山西礦業學院采礦工藝研究所的創始人靳鐘銘。

    “趙陽升把力學很好地應用到采礦工程領域,進行了大膽的創新。”說起過去的經歷,年逾八旬的靳鐘銘很是激動。他說,趙陽升的努力是出了名的。有一次在研制設備時,支架上一根鐵棍掉下來,把趙陽升的左手砸骨折了,沒想到他用石膏固定好后,第二天又出現在了實驗現場。

    作者:本報記者 李建斌

    來源:《光明日報》(2020年05月17日01版)

    鏈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20-05/17/nw.D110000gmrb_20200517_4-01.htm

    【關閉】
    分享到
    相關新聞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上一篇:
    我校與浙江大學就材料化工領...
    下一篇:
    牢記領袖殷殷囑托 只爭朝夕乘...
    北京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